本篇文章1394字,读完约3分钟

一个刚来上海的“新人”是如何融入这个城市的?租房成了唯一的选择。那么,在上海租房方便吗?

如今,在上海买房不仅需要足够的经济实力,还需要连续五年的社会保障门槛。

一个刚来上海的“新人”是如何融入这个城市的?租房成了唯一的选择。那么,在上海租房方便吗?

最近,从韩国回来的李女士告诉《国家商报》,她已经完成学业,并于2013年回到中国,在上海租了一套房子。整个过程充满了曲折。即使现在,房租上涨也给她自己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第二个房东的合同很难保证

李女士说,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父母付房租,我在上海市中心路八佰伴工作。租金很高,所以我只能沿着世纪大道找。

很快,她在网上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房子,但发现是第二个房东。她看到两个套房,两个都是150-60平方米,由隔板隔开。

“其中一个大的房子将有一个洗衣房,而较小的房子可能没有窗户或厕所。因为不是原来的房子结构,光线很暗,住的感觉很不舒服。与在韩国租的房子相比,条件要差得多。”李女士说,这是一个有公共厕所的房子,月租金在1500元到1800元之间,而且离工作很远,所以她果断地放弃了。

随后,李女士在北蔡找到了被拆迁的房子,这也是第二个房东。虽然房子相对较新,但步行到地铁站需要15分钟,而且房间类型已经被第二个房东改变了。里面有四五扇防盗门,每扇都有一个小火炉。

上述房子最大的特点是小,李女士又放弃了。房东把李女士带到了高楼的楼下。他装修了一个大阳光房,里面设施齐全,就是防盗不好,人来人往。尽管李女士和她的家人不满意,他们还是租了下来。

然而,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待了四五天之后,李女士来到一家房地产中介,说房东没有支付代理费,不得不举报玻璃房的违法建筑。

“第二天,我回到家,发现我的行李在房子外面,玻璃房被起重机拆除了。我当时觉得很可笑。”李回忆说。

此后,为了补偿李女士的损失,第二个房东连续几天降低租金,李女士再次踏上了寻找房子的漫漫长路。

租金不理想

博兴路成了李女士下一个租房的地方。她回忆说:“我发现我丈夫的房子离地铁站大约8分钟的路程,大约40平方米,每月2300元,稍微贵一点。”当时我觉得房子虽然旧了,但安全性还不错,所以我果断地租了下来。”

但不久之后,李女士发现房子在顶楼。“夏天很热,冬天很冷,所以她请房东安装空钥匙。”经过几次谈判,房东不愿意,我不能为别人的房子安装空音调。一年后,我搬走了。”李女士发言。

当时,困扰李女士的是很快找到一个住的地方。她继续在博兴路周围寻找房子,这次她选择了更多的房子。据李女士说,这是因为夏天。不久,她得到了一套35平米的丈夫的房子,月租金2000元,但麻烦接踵而至。

李女士告诉《国家商报》,这栋房子的价格在第二年上涨了10%,第三年上涨了10%。房东甚至没有和她商量。

“很快,房租涨得超出了我的承受能力。我答应一个同学邀请我在下半年分摊租金。在国外,我很抗拒分享,但现在我别无选择。”李柯无奈地说。

事实上,上述类似的事情从来没有只发生在李女士身上。记者现场采访发现,上海郊区,尤其是地铁沿线,到处都是外地来的租房者,二房东、集体租房者和非法建房的情况并不少见。在上海,随着移民的涌入,房屋总是供不应求。相对而言,承租人相对较弱,经常会遇到房东私下提价或不提供家具的情况。

用李女士的话来说,房租贵,房型也不理想,这与韩国以前租的又便宜又干净的房子相差甚远。

来源:千龙新闻信息网

标题:女海归的上海租房记:不是在找房 就是在找房路上!

地址:http://www.qinglongs.com/qlwxw/126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