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3432字,读完约9分钟

那些年,雷军是唯一关注摩托罗拉的人。事实上,国内智能手机的爆发依赖于摩托罗拉支撑半边天。

小米上市了,雷军十年前从金山拉出的旗帜终于实现了。尽管天空充满了关于小米招股说明书解读、雷军公开信以及数千名员工财富自由的谣言,但似乎没有人关注小米首席科学家周光平几天前离职的消息。

不久前,小米首席执行官雷军发布了一封内部邮件,宣布小米联合创始人周光平和黄江吉因个人原因辞职。值得注意的是,在小米成立之初的七位联合创始人中,有人第一次离开了。

新的一代取代了旧的一代,新闻变得陈旧。周博士是小米成立初期的“技术领袖”,他选择在小米上市前离开,这让人很难过。

在加入小米之前,周光平曾担任摩托罗拉北京R&D中心的总工程师和高级主管。在智能终端在中国爆发的初期,摩托罗拉为各种初创企业输出了一批高素质的技术人才,在手机行业被称为“黄埔军校”。不仅小米争取到了一批摩托罗拉干部,事实上,三星、lg、索尼、小米、联想等行业巨头的高管几乎都来自摩托罗拉。

可以说,摩托罗拉为智能手机在中国的崛起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摩托罗拉人不断被边缘化。除了周光平,哈默的前首席技术官钱晨更出名。

谁打破了摩托罗拉的“黄埔军校”标志?

雷军“三谷摩托车”

先讲一个老故事。

2010年7月,当小米公司准备启动硬件项目时,没有专业人才加入。

作为软件和互联网行业的大人物,雷军找到了一个可以做手机系统、手机软件和设计的人,但是他没有找到一个可以做手机硬件的人。

雷军当时的目标是副总裁级别的人才,他们拥有硬件研发技术,并有控制供应链的背景。然而,那些年,能够进入雷军眼中的牛人通常都是跨国公司的高管,薪水高,压力小,没有风险,出差时还能过五星级的生活。谁想要一个创业公司?

2010年夏天,雷军在三个月内会见了100多名硬件候选人。

雷军第一次找到钱晨,钱晨在摩托罗拉工作了13年,主持了许多经典产品的硬件研发。雷军追了他三个月,见了面,谈了17、8次,平均10个小时,终于说服了他。但在最后一刻,雷军问钱晨他想要多少股份,钱晨回答说没关系。雷军觉得自己没有创业精神,于是他放弃了,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雷军第二次找到霍·包壮,他也在摩托罗拉工作多年。当时,霍·刚刚辞去德信无线首席执行官一职,成立了手机产品设计公司ontim。当时正是安卓手机的爆发期,ontim也收到了来自爱立信、华为和天宇的大量订单。一边是秩序,另一边是风险。权衡之后,雷军没有出事,碰了一鼻子灰。

在此期间,另一位朋友向雷军推荐了摩托罗拉高级工程师周光平。然而,雷军在摩托罗拉人面前屡屡受挫,他断定这位从1995年起就在摩托罗拉工作的55岁“老”工程师肯定不会创业。

但是结果出乎他的意料。经过12个小时的交谈,雷军几天后收到了周光平的回复,小米创始人的谜题完成了。

摩托罗拉在中国手机领域的成就

那些年,雷军是唯一关注摩托罗拉的人。事实上,国内智能手机的爆发依赖于摩托罗拉支撑半边天。

在雷军之前,摩托罗拉前副总裁、个人通信事业部中国区总经理雷璐加入苹果,担任亚太区副总裁;前摩托罗拉中国西部市场销售总监金浩在调到lg后,去了联想移动互联网担任中国区副总裁;任伟光,原摩托罗拉副总裁兼中国移动电话事业部总经理,后担任宏达电中国区总裁...

继雷军之后,摩托罗拉高级设计师陈明永被酷派(Coolpad)聘请为设计总监,钱晨在罗永好实习六个月后担任cto。

从2009年到2012年,摩托罗拉的市场份额急剧下降,在谷歌收购后,出现了一波裁员浪潮。许多互联网公司直接在摩托罗拉周围的R&D中心门口举办招聘会。被解雇的摩托车员工通常早上举着横幅捍卫自己的权利,下午在挂有横幅的摊位上申请工作。

当然,搭建展台只是初创企业的一个主要游戏。在大公司的游戏中,华为、中兴、联想、酷派、小米甚至360都系统地挖走了摩托罗拉。

2012年摩托罗拉南京中心被裁时,周在微博上发表紧急声明:“如果大家都不愿意离开南京,我们可以在南京开一个中心。”同时,他还批评了微博360小时的反应速度。

随后,雷军在微博上宣布,小米目前有七、八十名前摩托罗拉精英。“这次南京摩托裁员,精英们也可以考虑小米。小米一年前在南京有一个研发中心。”

与此同时,位于手机供应链上游的高通中国区副总裁金申也在微博上喊道:“高通人力资源部门是不是在赶着为摩托罗拉的裁员招聘员工?摩托罗拉为我们的移动和手机行业培养了多少人才。”

很多人把摩托罗拉称之为黄埔军校,这是在中国起步的,它更形象地来自于遍布中国的跨国公司的高级管理团队。据不完全统计,中国it行业近70%的高管都在摩托罗拉工作过,其中最集中的是手机行业。三星、lg、索尼、小米、联想和其他行业巨头的高管几乎都来自摩托罗拉。

如果中国真的从安卓开始开发手机,摩托罗拉的毕业生应该是催化剂。

不可战胜的“七年之痒”

小米在制造硬件时遇到的第一个困难是,由于结算周期,供应商不愿意为一家新成立的初创公司供货。后来,周光平的关系、唾液和酒杯解决了这个问题。

当老罗刚开始谈论制造手机时,媒体上有很多噪音。深圳几乎所有的贴牌制造商都上门来了,他们都认为锤子将会是一台贴标机。老罗说我们要制造自己的手机。他们说,你愿意吗?你能修复供应链吗?后来,老罗说他们找到了钱晨,圈子里的每个人都知道他们误会了。

如果雷军没有周光平,小米可能仍在与三井物语和大米聊天;如果罗永好没有钱晨,锤子可能会变成青蛙。

那时,雷军和周光平,老罗和钱晨就像新婚夫妇,他们非常甜蜜。雷军在新闻发布会上对周光平大喊,老罗和钱晨也拍下了他们家人下班后一起旅行的照片。

但是不管“情人”有多亲密,他们都无法战胜“七年之痒”。周光平在2010年加入小米,直到他在近7年前被媒体曝光,而钱晨比他早一年离开哈默。

对于钱晨和周光平来说,2016年不是平静的一年。同年5月,雷军发出内部信函,将周光平调离供应链岗位,并担任首席科学家的虚假职位。经过两个月的躁动,智虎报道了钱晨的“尿裤子”事件,后来证实了钱晨“退役”的消息。

钱晨没有等到老罗的十亿美元融资,周光平也没有等到小米引领的全屏潮流。为什么钱晨和周光平在中国教科书摩托罗拉大学毕业后如此匆忙地下台?

据腾讯深圳报道。小米内部员工指出,尽管周光平领导的R&D团队在小米业务的初期做出了巨大贡献,但在日益激烈的国内手机竞争中,小米逐渐落后。例如,2015年,红米note3产品推出指纹识别太晚,这部手机发布后受到了很多不良评论,明显不如乐视和魅族同期分别发布的乐1和魅力蓝金属。

钱晨早期制作铁锤t1时并不稳定。钱晨有能力制造硬件,但哈默一直是由罗永好领导的软件公司。老罗痴迷于制作一部完美的手机,出色的设计和奇特的互动(老罗亲自掌握),其余的由钱晨带领的硬件团队完成。因此,在t1的早期阶段,质量控制不佳且电池发热不足为奇。

当钱和周是摩托车的时候,手机主要是硬件。因此,他们的硬件部门在整个项目团队中有很大的发言权,而软件部门需要优化硬件设计。安卓系统问世后,整个项目团队对系统优化的重视程度逐渐增加,需要软硬件结合才能做出好的产品。这对于周和钱来说无疑是困难的,他们的打法已经固定下来了。

失去了说话的权利

手机硬件的另一个难点在于供应链,而钱和周在这一点上的表现并不令人满意。

2015年,由于供应链的原因,小米5直到2016年2月才发布,这在很大程度上导致小米未能实现2015年8000万部手机的既定销售目标。雷军对此非常生气。周光平负责小米手机的研发和供应链。

当时,钱晨还在供应链中苦苦挣扎。Hammer t2在t1后一年半发布,这是由于供应链控制不当。在发行前夕,t2的铸造厂天心的突然破产使锤子变得更糟。

在腾讯王诜的报道中,小米供应链的责任被周光平的合作伙伴郭军所取代。郭俊在政府部门有工作背景。他最初进入小米负责网络接入许可和政府关系,后来被雷军任命负责供应链。

郭俊没有供应链方面的经验,他认为供应商不是很重要。在郭俊看来,小米是甲方的公司,供应商是乙方的公司,这一点应该被忽略。

甚至在小米举行的供应商会议上,一些供应商的高管也没有在现场穿小米的衣服。当他们在会议上合影时,郭俊看到后非常生气,直接把这些人踢倒了。从那以后,这些供应商拒绝再次与郭俊见面。

为什么周光平个人不对供应链负责?钱晨为什么没有找到更好的铸造厂?

据说一些强壮的男人在他们的暮年是暗淡的。钱晨和周光平都是老手机用户,在手机供应链中没有发言权。

仲天心关闭后,老罗陈谦连夜赶到工厂营救t2

更不用说在摩托车衰落的年代,零部件制造商改变了他们的血液,索尼垄断了手机镜头市场,高通占据了一半的手机芯片,三星和jdi被手机屏幕蚕食。摩托车在前几年积累的供应链优势(如德州仪器)早已被移动互联网的浪潮所摧毁。

在早期,摩托罗拉的手机大部分是在自建工厂生产的,没有积累很多铸造资源。因此,富士康、英、等。在许多新铸造厂面前也缺乏讨价还价的筹码。

演出结束时的“驾车者”

尽管历史逐渐失去了老“摩托车手”的技术和渠道优势,但跨国公司管理的“光环”并没有消失。

一位曾联系过周光平的人曾在媒体面前表示,周光平是一个骄傲的人,他喜欢带着愤怒和威胁讨论问题,这在摩托罗拉发生过多次。有一次,小米召开内部会议,讨论手机供应链中的问题。雷军问为什么oppo和vivo不能在供应链中很好地为小米服务。结果,周光平生气地回答:“去找ov的人吧,”这让整个场面非常尴尬。

有时候,周光平不让雷军下楼。小米创业初期,他们一起参加了媒体举办的微论坛。雷军把手机扔在了坚硬的地板上,回家后受到了周光平的严厉批评。

据供应链中的消息人士透露,周光平与雷军发生冲突,并在办公时间占用会议室打乒乓球,这使得前来小米的供应商无法见面。

另一方面,钱晨使用锤子的经历正好相反。据传,在铁锤t1的设计过程中,钱晨否定了老罗的许多不切实际的想法,并被泼了狗血。2014年,老罗优酷在作战时,钱晨也劝他停战,遭到强硬派老师罗的愤怒拒绝。

虽然很难核实“尿裤子”事件,但在钱晨离开前夕,有两件事可能证实了他离开铁锤的想法。第一是反对钱晨中的罗永好再到李中秋锤粉视频网站上谈;其次,去年6月底,在哈默科技的一次内部会议上,钱晨等高管反对老罗提出的发布新手机的临时修正案。以后没必要再扔矿泉水了,但钱晨在大家面前的尴尬与老罗的性格是不可或缺的。

小米上市欢呼 摩托罗拉人散场

在钱和周之前,他们在跨国公司中担任职业经理人。有问题时,他们就吵架。即使他们分手了,两党都将继续关注明年的财务报告数据。如果你比我强,每个人都会变得更好,这是跨国公司不可改变的定律。

但当你来到一家初创公司时,一次又一次地触及创始人的逆鳞并不是一回事。

也许对于雷军和老罗来说,周的加入不仅可以解决早期的硬件问题,还能吸引人才和资金的注意。因此,在最初阶段,雷军愿意在新闻发布会上与周博士合影,老罗也愿意在采访过程中给钱博士很多空间作为嫁妆。

但是你举得越高,摔得越痛。

你看吴德州,他后来接替了钱晨,不仅是他低,而且他的姿态也很低。在仅有的几次现场露面中,老罗让说了他说过的话;如果你看看后来接替周光平的张峰,他也辞去了米子首席执行官的职务,“雷总”可以在任何他想玩的地方玩。

人们喜欢称有才能的人为“顶尖”,但没有合适位置的顶尖人才会变成钉子。

来源:千龙新闻信息网

标题:小米上市欢呼 摩托罗拉人散场

地址:http://www.qinglongs.com/qlwxw/4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