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4885字,读完约12分钟

十件藏品总估价超过1400万元,远远超出武汉市民朱女士的心理预期。朱女士决定与估价公司签订委托拍卖合同,将藏品运往海外拍卖。但一年多后,朱女士的藏品不仅未能售出,还支付了近20万元的服务费、评估费及对方要求的其他费用。

警方沿着这条线挖得很深,最终揭露了一个由12个人导演和表演的文物拍卖骗局。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从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江安分局了解到,此案前后处理了三年多,已成为湖北省破获的同类案件之一,涉案金额最大,被判刑人数最多,追回和损失比例最高。

一个普通的收藏品估计有380万元

朱女士是艺术收藏品的爱好者。2013年6月,一家名叫楚瀚·文古的公司主动打电话给她,说她可以帮助她展示和拍卖自己的藏品。随后,朱女士专程到该公司参观。该公司与许多海外拍卖公司合作,可以帮助客户将他们的收藏品带到美国进行拍卖,交易概率非常高。接待朱女士的业务经理刘说。

朱女士打动了她的心,带着她的10件艺术收藏品来到公司。该公司的鉴定人郑兴奋地告诉她,这些是国宝,可以送去美国参加纽约寒舍展的拍卖!

据评估师评估,朱女士的10件藏品总价值超过1400万元,其中一件绿釉花口盘价值380万元。这远远超出了她的心理价位。

刘承诺,届时客户可以观看通关记录和海外拍卖视频,无论是否成交,都可以退还90%的前期费用。朱女士立即与公司签订了拍卖合同,并支付了2万元的服务费和评估费。将收藏品交给公司后,她满怀期待地回到了家。

一年多后,公司要求朱女士以各种名义支付证明费、报关费、保证金等费用共计15万元。然而,在合同到期后,朱女士的收藏品没有一件被出售,公司以各种理由拒绝退款。

2016年2月,该公司突然关闭。

到处都有230多人被欺骗

据调查此案的警方称,朱女士不是唯一的受害者。2016年2月后,江安警方接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受害者报案。只有238名受害者直接向公安机关报案,涉案金额超过686万元。

江安分局经济调查大队组织专案组进行了调查,发现涉案公司已经到了0+楼,办公场所一片混乱,电脑硬盘、账簿等重要物证被销毁。因此,办案民警将案件退回受害人,收集证人证言,制作询问笔录,并前往工商、海关、文物、文化等部门调查取证;与此同时,涉案人员在互联网上被追捕,他们通过多种警察类型的综合行动被追捕。

“海外拍卖”骗局:估计数百万个场景都是“儿童保育”

2016年6月,涉案公司法定代表人丁某在广东被捕;同年8月,警方在湖南省长沙市逮捕了该公司副总裁王、营销经理刘和鉴定人郑。截至2017年2月,警方已逮捕8名关键成员,其中包括公司副总裁刘、市场部主任冯。经调查,涉案公司名称为武汉楚汉温孤文化交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1月。公司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包括副总经理、营销总监、营销经理、评估师和几个业务部门。

“海外拍卖”骗局:估计数百万个场景都是“儿童保育”

据调查此案的警方称,该团伙一步一步地诱使受害者进行精心设计的骗局,这些骗局具有欺骗性且隐蔽性。首先,他们通过销售人员在网上收集西藏朋友的信息,声称他们可以帮助他们拍卖他们的收藏品。在他们诱骗藏族朋友来到商店后,所谓的鉴定师对收藏品进行了鉴定。通过错误地估计远高于收藏品的价格,受害者对收藏品有了更高的期望,诱使他们签署各种拍卖合同和附加协议,并收取各种名义服务费。然后,他们组织海外虚假拍卖来欺骗受害者。

“海外拍卖”骗局:估计数百万个场景都是“儿童保育”

拍卖网站上满是儿童保育

2014年4月,受害人李先生亲自前往楚汉一家酒店的拍卖现场进行调查,发现参与拍卖的买家均为老年人,甚至有10多名儿童,现场约有60至70人,整个过程中没有交易。拍卖结束后,现场买家正忙着收集纪念品。

经核实,涉案公司不具备拍卖资格和审批程序。为了隐藏人们的耳目,丁某等人将一些收藏品运往海外,以在海外展出的文化艺术品的名义进行所谓的拍卖,当场摆姿势,拍摄视频和照片,然后原封不动地运回中国。从公司成立到犯罪,丁某等人曾在美国、香港和澳门组织过多次拍卖会,但从未卖出过藏品。所谓的海外拍卖是一个自我导向的骗局。

“海外拍卖”骗局:估计数百万个场景都是“儿童保育”

经警方调查,丁某将郑招入该公司,并将其包装为具有30多年经验的国家级鉴定人。他坐在公司里评估宝藏,但事实上他没有任何评估资格。在丁的授意下,郑宣布了这批藏品的真伪,并谎报了年代和颜色。

该公司市场部总监冯某担任鉴定人,高估了藏品的价格,并表示许多外国收藏家喜欢这种藏品,这让许多受害者认为他们持有的藏品可以卖个大价钱,于是与该公司签订了合同。

警方调查发现,涉案公司没有从实际经营活动中获利,所有收入都来自受害者骗取的各种服务费。除公司日常经营费用外,大部分赃款进入丁的个人账户,以高额佣金和工资的名义与公司高管和关键成员分享赃物。

尽一切努力为受害者追查损失

办案民警张兆国表示,在案件调查过程中,特警队到北京、上海、广州、长沙、韶关、泉州等地追捕犯罪嫌疑人,调查取证,足迹遍布全国大部分地区。2017年底,面对一系列完整的证据,主犯丁某最终认罪。案件移交检察机关时,共有40多卷,堆积高度超过3米。

2018年6月,听说法院即将审理此案,来自全国各地的50多名受害者自发来到江安分局,向办案民警发送横幅。

2018年10月,江安区法院一审判决丁某等12名被告因合同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零5个月至11年零6个月,并处罚金。2019年3月18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判。

今年6月11日,杜等5名受害者代表200多名受害者专程到江安分局经济调查大队向警方表示感谢。三年前我来报案时,警方承诺将这些人绳之以法,并尽最大努力帮助我们挽回损失。他们实现了他们最初的承诺!杜军说,他给了办案的警察一把折扇。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法院启动执行程序后,江安分局经济调查大队积极与法院沟通,积极协助做好追悼工作,共追回223万元;同时,配合对受害者的广泛搜索,确认他们的身份信息并检查他们的联系信息。2019年12月19日,法院执行部门将法院扣留的非法款项按比例返还给受害人。

目前,警方正继续与法院密切合作,协助法院执行部门进一步调查和追回罪犯的无形资产,以尽量减少受害者的损失。

十件藏品总估价超过1400万元,远远超出武汉市民朱女士的心理预期。朱女士决定与估价公司签订委托拍卖合同,将藏品运往海外拍卖。但一年多后,朱女士的藏品不仅未能售出,还支付了近20万元的服务费、评估费及对方要求的其他费用。

警方沿着这条线挖得很深,最终揭露了一个由12个人导演和表演的文物拍卖骗局。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从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江安分局了解到,此案前后处理了三年多,已成为湖北省破获的同类案件之一,涉案金额最大,被判刑人数最多,追回和损失比例最高。

一个普通的收藏品估计有380万元

朱女士是艺术收藏品的爱好者。2013年6月,一家名叫楚瀚·文古的公司主动打电话给她,说她可以帮助她展示和拍卖自己的藏品。随后,朱女士专程到该公司参观。该公司与许多海外拍卖公司合作,可以帮助客户将他们的收藏品带到美国进行拍卖,交易概率非常高。接待朱女士的业务经理刘说。

朱女士打动了她的心,带着她的10件艺术收藏品来到公司。该公司的鉴定人郑兴奋地告诉她,这些是国宝,可以送去美国参加纽约寒舍展的拍卖!

据评估师评估,朱女士的10件藏品总价值超过1400万元,其中一件绿釉花口盘价值380万元。这远远超出了她的心理价位。

刘承诺,届时客户可以观看通关记录和海外拍卖视频,无论是否成交,都可以退还90%的前期费用。朱女士立即与公司签订了拍卖合同,并支付了2万元的服务费和评估费。将收藏品交给公司后,她满怀期待地回到了家。

一年多后,公司要求朱女士以各种名义支付证明费、报关费、保证金等费用共计15万元。然而,在合同到期后,朱女士的收藏品没有一件被出售,公司以各种理由拒绝退款。

2016年2月,该公司突然关闭。

到处都有230多人被欺骗

据调查此案的警方称,朱女士不是唯一的受害者。2016年2月后,江安警方接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受害者报案。只有238名受害者直接向公安机关报案,涉案金额超过686万元。

江安分局经济调查大队组织专案组进行了调查,发现涉案公司已经到了0+楼,办公场所一片混乱,电脑硬盘、账簿等重要物证被销毁。因此,办案民警将案件退回受害人,收集证人证言,制作询问笔录,并前往工商、海关、文物、文化等部门调查取证;与此同时,涉案人员在互联网上被追捕,他们通过多种警察类型的综合行动被追捕。

“海外拍卖”骗局:估计数百万个场景都是“儿童保育”

2016年6月,涉案公司法定代表人丁某在广东被捕;同年8月,警方在湖南省长沙市逮捕了该公司副总裁王、营销经理刘和鉴定人郑。截至2017年2月,警方已逮捕8名关键成员,其中包括公司副总裁刘、市场部主任冯。经调查,涉案公司名称为武汉楚汉温孤文化交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1月。公司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包括副总经理、营销总监、营销经理、评估师和几个业务部门。

“海外拍卖”骗局:估计数百万个场景都是“儿童保育”

据调查此案的警方称,该团伙一步一步地诱使受害者进行精心设计的骗局,这些骗局具有欺骗性且隐蔽性。首先,他们通过销售人员在网上收集西藏朋友的信息,声称他们可以帮助他们拍卖他们的收藏品。在他们诱骗藏族朋友来到商店后,所谓的鉴定师对收藏品进行了鉴定。通过错误地估计远高于收藏品的价格,受害者对收藏品有了更高的期望,诱使他们签署各种拍卖合同和附加协议,并收取各种名义服务费。然后,他们组织海外虚假拍卖来欺骗受害者。

“海外拍卖”骗局:估计数百万个场景都是“儿童保育”

拍卖网站上满是儿童保育

2014年4月,受害人李先生亲自前往楚汉一家酒店的拍卖现场进行调查,发现参与拍卖的买家均为老年人,甚至有10多名儿童,现场约有60至70人,整个过程中没有交易。拍卖结束后,现场买家正忙着收集纪念品。

经核实,涉案公司不具备拍卖资格和审批程序。为了隐藏人们的耳目,丁某等人将一些收藏品运往海外,以在海外展出的文化艺术品的名义进行所谓的拍卖,当场摆姿势,拍摄视频和照片,然后原封不动地运回中国。从公司成立到犯罪,丁某等人曾在美国、香港和澳门组织过多次拍卖会,但从未卖出过藏品。所谓的海外拍卖是一个自我导向的骗局。

“海外拍卖”骗局:估计数百万个场景都是“儿童保育”

经警方调查,丁某将郑招入该公司,并将其包装为具有30多年经验的国家级鉴定人。他坐在公司里评估宝藏,但事实上他没有任何评估资格。在丁的授意下,郑宣布了这批藏品的真伪,并谎报了年代和颜色。

该公司市场部总监冯某担任鉴定人,高估了藏品的价格,并表示许多外国收藏家喜欢这种藏品,这让许多受害者认为他们持有的藏品可以卖个大价钱,于是与该公司签订了合同。

警方调查发现,涉案公司没有从实际经营活动中获利,所有收入都来自受害者骗取的各种服务费。除公司日常经营费用外,大部分赃款进入丁的个人账户,以高额佣金和工资的名义与公司高管和关键成员分享赃物。

尽一切努力为受害者追查损失

办案民警张兆国表示,在案件调查过程中,特警队到北京、上海、广州、长沙、韶关、泉州等地追捕犯罪嫌疑人,调查取证,足迹遍布全国大部分地区。2017年底,面对一系列完整的证据,主犯丁某最终认罪。案件移交检察机关时,共有40多卷,堆积高度超过3米。

2018年6月,听说法院即将审理此案,来自全国各地的50多名受害者自发来到江安分局,向办案民警发送横幅。

2018年10月,江安区法院一审判决丁某等12名被告因合同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零5个月至11年零6个月,并处罚金。2019年3月18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判。

今年6月11日,杜等5名受害者代表200多名受害者专程到江安分局经济调查大队向警方表示感谢。三年前我来报案时,警方承诺将这些人绳之以法,并尽最大努力帮助我们挽回损失。他们实现了他们最初的承诺!杜军说,他给了办案的警察一把折扇。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法院启动执行程序后,江安分局经济调查大队积极与法院沟通,积极协助做好追悼工作,共追回223万元;同时,配合对受害者的广泛搜索,确认他们的身份信息并检查他们的联系信息。2019年12月19日,法院执行部门将法院扣留的非法款项按比例返还给受害人。

目前,警方正继续与法院密切合作,协助法院执行部门进一步调查和追回罪犯的无形资产,以尽量减少受害者的损失。

来源:千龙新闻信息网

标题:“海外拍卖”骗局:估计数百万个场景都是“儿童保育”

地址:http://www.qinglongs.com/qlmy/7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