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5531字,读完约14分钟

来源标题:200多万网民“吐”网游网游网络奖励纠纷频发

北京阳光消费大数据研究所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1月1日至5月26日,共监测到2072233条网络课程、网络游戏和网络奖励的舆情信息。其中,网络游戏的负面舆论比例最高,达到53.49%。二是互联网奖励公众意见,负面公众意见占40.69%。网络班级的负面舆论占33.75%,也不低。

还有一些平台甚至打着免费教育的幌子推广网络游戏。最近,像虎牙和斗鱼这样的直播平台被曝光,通过免费在线课程向学生推广网络游戏。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媒体和用户已经吐出了200多万篇文章。为什么在线课程、在线游戏和在线奖励会引起频繁的争议?

网上课程退款的争议占到了一半以上

在352,259条网上负面班级信息中,退款纠纷186,432条,占52.92%;其次是服务质量,占15.24%。还有47,353条家长最担心的封闭道路,占13.44%。记者询问了黑猫的投诉,发现有984起关于网上课程退费的投诉。

一般来说,流行期间在线课程的问题主要集中在校外培训上。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银江表示,舆情信息显示,由于疫情等因素的叠加,校外教育培训的负面舆情信息明显增多。除了以前的宣传不实、教育质量不达标、课堂效果不理想等问题之外,疫情还增加了改变班级形式、改变上课时间甚至改变班主任的问题。无论是解除合同还是变更合同,最终都会涉及到退款。因此,从舆情数据来看,网上班级对退款纠纷的舆情信息最多,占网上班级舆情信息总量的一半以上。

200多万网民“唾弃”网络游戏网络奖励纠纷频发

与校外培训相比,学校课程的负面公众意见相对较少。除了使用课件不方便、网速不稳定、在线用眼时间长等问题外,还有一些课件页面或入口链接误导学生进入网络游戏或现场游戏,给学生的正常学习和身心发展带来安全隐患。

陈银江认为,规范校外培训的关键是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明确相关监管部门的监管职责,真正落实校外培训的监督管理,使教育培训行业不仅能够在审慎包容的政策环境中快速发展,而且能够在诚信守法的轨道上规范发展。同时,学校在使用直播软件进行远程教学时,也要保证课件的安全,以保证课件操作简单、使用安全。同时,他们应该避免花太长时间在网上上课,以免影响学生的学习效果和身心健康。

200多万网民“唾弃”网络游戏网络奖励纠纷频发

沉迷于游戏和诱导充电是严重的问题。

今年4月,湖南省岳阳市消费者委员会紧急请求全国消费者委员会系统内的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给予支持:辖区内60岁以上的高大叶,享受最低生活保障,夫妻双方均以打零工为生。唯一的儿子离婚后患了鼻咽癌,已经住院很长时间了。他的三个孩子都是由老人抚养大的。

出乎意料的是,从2019年6月到2020年4月,高爷爷14岁的时候,去了他孙子初中二年级的网上课堂。他在父母不知情的情况下,用祖母的手机给网络游戏充电。充值金额高达44000元,超过200次,其中大部分都是为腾讯的《王者之光》等游戏充值的。在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的干预下,腾讯返还了33,546.92元。

在参加在线课程的同时玩网络游戏不是一个例子。江苏省南通市陈女士因孩子的行为与某平台发生退款纠纷。七年级的孩子们向直播平台转移了30000多元来购买游戏设备和奖励。在这段时间里,这个孩子用她的手机在网上上课,但却利用这个机会在直播平台上消费。

民意数据显示,退款纠纷已经成为网络游戏的主要问题。在423,487条负面网络游戏信息中,163,448条纠纷占38.60%,占整个网络游戏负面舆论的近40%。第二,存在游戏成瘾、头衔扣除、诱导充值和欺诈陷阱等问题。

在互联网上,有许多关于未成年人游戏退款争议的报道。根据江苏省消费者保护委员会今年4月发布的《未成年人游戏充值及生活奖励调查报告》,对9款手机游戏应用的调查发现,3款手机游戏访客模式可以直接充值;9个游戏可以通过其他账号登录,实名认证形式;四个游戏未成年人实名认证后,充值金额不受限制;未成年人的收费和退款过程很复杂。只有2场比赛成功退款。

200多万网民“唾弃”网络游戏网络奖励纠纷频发

如果成年人遇到的网络游戏问题可以通过依法维权来解决,那么未成年人的网络游戏问题就应该真正引起社会的足够重视。未成年人自律能力薄弱。无论是学校的课程作业还是校外教育培训课,都普遍使用在线电子设备。此外,一些网络游戏公司只追求经济利益,而忽视了他们的社会责任。一些人甚至故意诱导未成年人反复充值,给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留下隐患。

200多万网民“唾弃”网络游戏网络奖励纠纷频发

陈银江建议对网络游戏公司进行监管,督促其积极承担社会责任,诚信守法经营,积极采取游戏分类、实名认证、人脸识别认证等措施。限制未成年人可以充值的金额和登录的时间。特别是,网络游戏不应该在免费教育的幌子下推广。同时,应尽可能简化退款流程,依法维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

在线奖励已经成为争议的高风险领域

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020年3月,直播用户数量达到5.6亿,即中国40%的人口和62%的互联网用户是直播用户。除了以前的现场音乐会、真人秀、游戏和体育,还有越来越多的日常生活现场,如学习、消费和广泛的娱乐。

特别是在流行期间,观看网络直播的人数增加了,在线奖励成为争议的高发领域。在96324条负面网络奖励信息中,48776条涉及诱导奖励,占50.64%;冲动型奖励14726人,占15.29%;内容低俗7851条,占8.15%;欺诈陷阱5389个,占5.59%;退款纠纷12579起,占13.06%。

一个平台在直播页面上有一个重要的提示,禁止诱导奖励。然而,从用户的抱怨和报告来看,诱导奖励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控制。

据记者了解,目前大部分直播软件都设置了奖励功能,用户可以通过绑定或支付宝购买平台为直播主持人提供的礼品。一些直播平台甚至要求用户购买虚拟货币来观看直播。许多网民在他们最喜欢的主持人身上花了很多钱。一些未成年学生在父母不注意的情况下偷偷花几万元买新闻是很常见的,比如《青春盛宴》的主持人。

然而,目前对网络直播的监管只侧重于对网络直播内容的审查和管理,如调查和处理网络直播过程中的价值取向错误、低俗色情、封建迷信等内容。然而,对于未成年人冲动性或非理性的奖励,仍然缺乏有效的引导和规范的应对。虽然一些直播平台在充值协议中规定,年满18岁或16岁、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用户可以获得奖励,但在实际操作中,用户只要绑定到移动支付方式,就可以充值并获得奖励,无需实名认证和身份验证。

200多万网民“唾弃”网络游戏网络奖励纠纷频发

最高人民法院最近发布的指导意见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未经其监护人同意参与网络游戏或现场视频游戏的,应支持其监护人要求退还与其年龄和智力不相称的钱款的请求。这是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积极步骤。但从长远来看,应努力提高网络课程的效率,在网络课程和网络游戏之间设置防火墙,通过严格审查用户身份、限制未成年人充值和奖励、控制登录时间等手段,解决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和盲目奖励的问题。

200多万网民“唾弃”网络游戏网络奖励纠纷频发

北京阳光消费大数据研究所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1月1日至5月26日,共监测到2072233条网络课程、网络游戏和网络奖励的舆情信息。其中,网络游戏的负面舆论比例最高,达到53.49%。二是互联网奖励公众意见,负面公众意见占40.69%。网络班级的负面舆论占33.75%,也不低。

还有一些平台甚至打着免费教育的幌子推广网络游戏。最近,像虎牙和斗鱼这样的直播平台被曝光,通过免费在线课程向学生推广网络游戏。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媒体和用户已经吐出了200多万篇文章。为什么在线课程、在线游戏和在线奖励会引起频繁的争议?

网上课程退款的争议占到了一半以上

在352,259条网上负面班级信息中,退款纠纷186,432条,占52.92%;其次是服务质量,占15.24%。还有47,353条家长最担心的封闭道路,占13.44%。记者询问了黑猫的投诉,发现有984起关于网上课程退费的投诉。

一般来说,流行期间在线课程的问题主要集中在校外培训上。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银江表示,舆情信息显示,由于疫情等因素的叠加,校外教育培训的负面舆情信息明显增多。除了以前的宣传不实、教育质量不达标、课堂效果不理想等问题之外,疫情还增加了改变班级形式、改变上课时间甚至改变班主任的问题。无论是解除合同还是变更合同,最终都会涉及到退款。因此,从舆情数据来看,网上班级对退款纠纷的舆情信息最多,占网上班级舆情信息总量的一半以上。

200多万网民“唾弃”网络游戏网络奖励纠纷频发

与校外培训相比,学校课程的负面公众意见相对较少。除了使用课件不方便、网速不稳定、在线用眼时间长等问题外,还有一些课件页面或入口链接误导学生进入网络游戏或现场游戏,给学生的正常学习和身心发展带来安全隐患。

陈银江认为,规范校外培训的关键是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明确相关监管部门的监管职责,真正落实校外培训的监督管理,使教育培训行业不仅能够在审慎包容的政策环境中快速发展,而且能够在诚信守法的轨道上规范发展。同时,学校在使用直播软件进行远程教学时,也要保证课件的安全,以保证课件操作简单、使用安全。同时,他们应该避免花太长时间在网上上课,以免影响学生的学习效果和身心健康。

200多万网民“唾弃”网络游戏网络奖励纠纷频发

沉迷于游戏和诱导充电是严重的问题。

今年4月,湖南省岳阳市消费者委员会紧急请求全国消费者委员会系统内的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给予支持:辖区内60岁以上的高大叶,享受最低生活保障,夫妻双方均以打零工为生。唯一的儿子离婚后患了鼻咽癌,已经住院很长时间了。他的三个孩子都是由老人抚养大的。

出乎意料的是,从2019年6月到2020年4月,高爷爷14岁的时候,去了他孙子初中二年级的网上课堂。他在父母不知情的情况下,用祖母的手机给网络游戏充电。充值金额高达44000元,超过200次,其中大部分都是为腾讯的《王者之光》等游戏充值的。在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的干预下,腾讯返还了33,546.92元。

在参加在线课程的同时玩网络游戏不是一个例子。江苏省南通市陈女士因孩子的行为与某平台发生退款纠纷。七年级的孩子们向直播平台转移了30000多元来购买游戏设备和奖励。在这段时间里,这个孩子用她的手机在网上上课,但却利用这个机会在直播平台上消费。

民意数据显示,退款纠纷已经成为网络游戏的主要问题。在423,487条负面网络游戏信息中,163,448条纠纷占38.60%,占整个网络游戏负面舆论的近40%。第二,存在游戏成瘾、头衔扣除、诱导充值和欺诈陷阱等问题。

在互联网上,有许多关于未成年人游戏退款争议的报道。根据江苏省消费者保护委员会今年4月发布的《未成年人游戏充值及生活奖励调查报告》,对9款手机游戏应用的调查发现,3款手机游戏访客模式可以直接充值;9个游戏可以通过其他账号登录,实名认证形式;四个游戏未成年人实名认证后,充值金额不受限制;未成年人的收费和退款过程很复杂。只有2场比赛成功退款。

200多万网民“唾弃”网络游戏网络奖励纠纷频发

如果成年人遇到的网络游戏问题可以通过依法维权来解决,那么未成年人的网络游戏问题就应该真正引起社会的足够重视。未成年人自律能力薄弱。无论是学校的课程作业还是校外教育培训课,都普遍使用在线电子设备。此外,一些网络游戏公司只追求经济利益,而忽视了他们的社会责任。一些人甚至故意诱导未成年人反复充值,给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留下隐患。

200多万网民“唾弃”网络游戏网络奖励纠纷频发

陈银江建议对网络游戏公司进行监管,督促其积极承担社会责任,诚信守法经营,积极采取游戏分类、实名认证、人脸识别认证等措施。限制未成年人可以充值的金额和登录的时间。特别是,网络游戏不应该在免费教育的幌子下推广。同时,应尽可能简化退款流程,依法维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

在线奖励已经成为争议的高风险领域

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020年3月,直播用户数量达到5.6亿,即中国40%的人口和62%的互联网用户是直播用户。除了以前的现场音乐会、真人秀、游戏和体育,还有越来越多的日常生活现场,如学习、消费和广泛的娱乐。

特别是在流行期间,观看网络直播的人数增加了,在线奖励成为争议的高发领域。在96324条负面网络奖励信息中,48776条涉及诱导奖励,占50.64%;冲动型奖励14726人,占15.29%;内容低俗7851条,占8.15%;欺诈陷阱5389个,占5.59%;退款纠纷12579起,占13.06%。

一个平台在直播页面上有一个重要的提示,禁止诱导奖励。然而,从用户的抱怨和报告来看,诱导奖励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控制。

据记者了解,目前大部分直播软件都设置了奖励功能,用户可以通过绑定或支付宝购买平台为直播主持人提供的礼品。一些直播平台甚至要求用户购买虚拟货币来观看直播。许多网民在他们最喜欢的主持人身上花了很多钱。一些未成年学生在父母不注意的情况下偷偷花几万元买新闻是很常见的,比如《青春盛宴》的主持人。

然而,目前对网络直播的监管只侧重于对网络直播内容的审查和管理,如调查和处理网络直播过程中的价值取向错误、低俗色情、封建迷信等内容。然而,对于未成年人冲动性或非理性的奖励,仍然缺乏有效的引导和规范的应对。虽然一些直播平台在充值协议中规定,年满18岁或16岁、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用户可以获得奖励,但在实际操作中,用户只要绑定到移动支付方式,就可以充值并获得奖励,无需实名认证和身份验证。

200多万网民“唾弃”网络游戏网络奖励纠纷频发

最高人民法院最近发布的指导意见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未经其监护人同意参与网络游戏或现场视频游戏的,应支持其监护人要求退还与其年龄和智力不相称的钱款的请求。这是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积极步骤。但从长远来看,应努力提高网络课程的效率,在网络课程和网络游戏之间设置防火墙,通过严格审查用户身份、限制未成年人充值和奖励、控制登录时间等手段,解决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和盲目奖励的问题。

来源:千龙新闻信息网

标题:200多万网民“唾弃”网络游戏网络奖励纠纷频发

地址:http://www.qinglongs.com/qlwyl/1125.html